如果說克裡米亞踏上回歸之路就如同是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那俄羅斯頂著西方製裁的壓力對克裡米亞張開懷抱,也就像是一場“奮不顧身的愛情”。從公投到簽約,短短三天時間,美國和歐盟還沒來得及對公投結果提出質疑,普京就已經將生米煮成了熟飯,速度之快,出乎所有人的預料。
  此次,“不按常理出牌”的普京,下一步目標是什麼,對於俄羅斯而言,歐美製裁究竟是“達摩克利斯之劍”還是“紙飛機”,而對美國而言,失去了克裡米亞的烏克蘭是否還值得其大動干戈……可以說,普京圍繞克裡米亞的“第二只靴子”落地之後,砸出了諸多懸念。
  收復了克裡米亞,普京是否會“劍指基輔”
  爆發於去年底的烏克蘭危機,其最初起因是烏克蘭暫停加入歐盟的步伐,導致親西方民眾走上街頭抗議,但是在3月1日普京下令向克裡米亞增派部隊之後,整個局勢發生了巨大變化:危機的中心地帶從基輔轉移到了克裡米亞;衝突的核心焦點從“烏克蘭要不要加入歐盟”變成了“克裡米亞要不要回歸俄羅斯”;而對峙的雙方也由最初的烏克蘭國內東西兩派,變成了俄羅斯與美國這兩個世界頭號強國。原本是“外人”的俄羅斯,一下子成了這場危機的主導,完全把握了局勢發展的主動權。
  儘管克裡米亞回歸俄羅斯一事,短時間內難以得到國際社會的廣泛認可,但俄羅斯強大的軍事實力加上當地民意的支持,使得西方國家除了“抗議”和“譴責”之外,也實在沒有改變克裡米亞現狀的辦法。因此,在克裡米亞回歸已成定局的情況下,普京的下一個目標是什麼,是否會如烏克蘭新政府所擔心的那樣“劍指基輔”?
  實際上,克裡米亞的回歸毫無疑問不是俄羅斯在烏克蘭利益的全部,一個完整、穩定、走親俄路線的烏克蘭,才最符合俄羅斯的國家利益。因此,在收復克裡米亞之後的普京,下一個目標必然是基輔。只不過,與收復克裡米亞的方式不同,俄羅斯“收復”基輔既不會通過全民公決來進行,也不會通過武裝打擊來實現,而必然會通過包括武力、經濟甚至能源方面的手段向基輔施加壓力,從而讓局勢朝有利於俄羅斯的方向發展。
  對普京而言,歐美製裁真的只是“紙飛機”?
  近日,一副漫畫在互聯網上流行:普京坐在插有俄羅斯國旗的坦克上向烏克蘭進發,而美國和歐盟只好扔出“經濟製裁”的武器——紙飛機。但是,普京向克裡米亞增派部隊以來,俄羅斯已經出現了股市大跌、盧布貶值的尷尬局面,俄羅斯央行甚至不得不一度宣佈暫停盧布的外匯交易。俄羅斯真的不怕西方的製裁嗎?
  在3月19日的克裡姆林宮,在俄羅斯議會上下兩院數百名議員面前,普京道出了其強硬立場背後的堅強後盾:“不久前在俄羅斯進行的幾次民意調查顯示:大約95%的俄羅斯公民認為,俄國應該保護克裡米亞俄羅斯族及其他民族居民的利益;其中有84%的受訪者認為,即使代價是俄羅斯與某些國家關係惡化,俄羅斯也仍然應該這麼做。”
  自從2000年普京首次當選俄羅斯總統以來,俄羅斯經濟始終保持不低於6%的年增長率,其經濟水平與當年科索沃戰爭時相比已不可同日而語。此外,在俄羅斯,儘管有不少人質疑或反對普京的對內政策,但對於普京的對外政策,卻幾乎聽不到反對的聲音。而且,每一次普京在國際舞臺上與美國進行針鋒相對的較量時,往往都能帶來其國內民意支持率的節節攀升。
  3月19日當天,俄羅斯各地的民眾在自己的家裡、辦公室、商場、路邊、餐廳、咖啡廳的大屏幕上,同時收看了普京關於克裡米亞加入俄羅斯一事所發表的長達50分鐘的演講,普京極富感染力的語言讓不少民眾激動、興奮、自豪。有評論說,普京收復克裡米亞的舉決定,讓俄羅斯民族達到了前所未有的團結。
  或許,這正是普京將西方的製裁看作“紙飛機”的原因:一方面,綜合國力顯著提升的俄羅斯已經具備直接抗擊西方製裁的實力;另一方面,俄羅斯老百姓也已經下定決心與國家一起將這場“烏克蘭保衛戰”進行到底。
   俄羅斯欲打“新冷戰”還是迎來“新時代”?
  對於克裡米亞的回歸讓不少西方媒體發出“新冷戰時代來臨”的驚呼,筆者認為,與其說俄羅斯要打一場“新冷戰”,不如說俄羅斯的外交與地緣政治戰略進入到了一個“新時代”。
  上個世紀持續數十年的“冷戰”,其根本原因由於世界上存在兩種針鋒相對的意識形態,而兩者之間的矛盾是完全無法調節、根本對立、甚至你死我活的。而今天俄美之間的衝突,起因還是在於各自有各自的利益訴求,而隨著利益訴求的實現和變化,也必然導致國與國之間關係的變化。這樣看來,即使俄美此次為烏克蘭事件而“鬧翻”,也不會將在這一問題上的分歧擴大至全球領域,更不會達到長期對抗的地步。
  兩天前,評論家們都認為,烏克蘭危機是俄美關係在冷戰後經歷的最嚴峻的考驗之一,而在俄羅斯簽署了克裡米亞加入俄羅斯的協議之後,“之一”這兩個字其實就可以拿掉了。
  在冷戰結束以來,俄美雖然在南聯盟、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亞等問題上屢次正面交手,但由於上述問題只涉及俄羅斯的外圍、間接利益,再加上當時俄羅斯自身的綜合國力還有待恢復,因此俄羅斯一直都採取一種韜光養晦的戰略防守政策。然而此次烏克蘭危機,西方終於突破了俄羅斯的“底線”,涉及到了俄羅斯的核心利益;與此同時,俄羅斯自身的綜合國力也有了顯著的增強。因此,就在所有人都以為俄羅斯還會繼續防守的時候,普京卻突然間發起了進攻,而且進攻的速度之快超乎所有人的預料。
  因此,儘管目前烏克蘭局勢還沒有最終塵埃落定,但此次烏克蘭危機和克裡米亞的回歸,將很有可能深刻地影響當前國際政治體系乃至全球國際政治格局,或者說,這一次事件在某種意義上標志著俄羅斯從一個國際政治的重要參與者,轉變成為國際政治秩序的規則制定者,俄羅斯在與美國的對抗中,已經由戰略防守進入到戰略進攻的“新時代”。(苑聽雷 國際在線評論員)  (原標題:克裡米亞的“第二只靴子”砸出四大懸念)
創作者介紹

家庭

nz59nzgjq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