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記者範傳貴文/圖
  11月4日,2014年中央巡視組第二輪巡視反饋情況公開完畢。
  至此,十八大以來,在中央巡視組列出的問題清單上,已經覆蓋了31個省區市和新疆生產建設兵團。此外,2013年兩輪巡視和今年的兩輪巡視還涉及7家中央單位、6家中央企業和兩所部屬高校。
  《法制日報》視點版“數據新聞”欄目對中央巡視組今年第二輪巡視情況反饋進行了分析。
  巡視成反腐“先鋒”
  經中央批准,從今年7月底開始,中央巡視組對廣西、上海、青海、西藏、浙江、河北、陝西、黑龍江、四川、江蘇10個省區市開展常規巡視,同時對國家體育總局、中國科學院、一汽集團開展專項巡視。
  此前,中央巡視組在2013年的兩輪和2014年第一輪巡視工作中,對地方的常規巡視已經覆蓋了21個省區市。加上第二輪的10個省區市,十八大以後的中央巡視工作實現31個省區市全覆蓋。
  近期,中央巡視組陸續向上述地區、單位反饋巡視意見。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專門開設《2014年中央巡視組第二輪巡視反饋情況專欄》,發佈反饋詳情。
  《法制日報》記者根據所公佈的最新一輪巡視反饋情況統計發現,“落實黨風廉政建設責任制不到位”成最突出問題,在13個被巡視地區、單位中,共有11個地區和單位存在這一問題,占總數的84.6%。
  工程建設、房地產開發領域問題依舊突出。記者統計發現,本輪巡視中共有8個巡視地區和單位存在這一問題,占總數的61.5%。
  這與此前三輪巡視中反饋的情況保持一致。在前三輪巡視的21個省區市中,被提到在工程建設領域和土地開發領域存在腐敗的分別為15個和11個。
  幹部超配問題在本輪巡視中也較為突出。超過半數被巡視地區或單位存在這一問題。在黑龍江、四川和江蘇三地的反饋情況中,超職配備幹部問題還被點名具有一定普遍性。
  此外,小官貪腐、車房超標、買官賣官、跑官要官、拉關係搞團夥等問題也在多個地區、單位的反饋情況中被提及。
  與前三輪21個地區巡視情況反饋一樣,在本次13個地區或單位的反饋情況中,均出現了一句話:“巡視組還收到反映一些領導幹部的問題線索,已按規定轉中央紀委、中央組織部有關部門處理。”
  “巡視”已成為反腐的一把利劍。知名制度反腐專家李永忠在接受《法制日報》記者採訪時,將巡視制度定義為十八大以來中央反腐的“先鋒”。
  巡視反饋新詞頻出
  “新詞頻出”成為本輪巡視情況反饋中的一大亮點。在這一亮點背後隱現的邏輯是,隨著巡視工作的一輪輪推進,巡視組在情況反饋中愈加直截了當。
  《法制日報》記者統計發現,在2013年巡視情況反饋中,用詞大多為“個別領導幹部以權謀私”、“幹部選拔任用工作不規範”等概括性用語。在今年第一輪巡視中,出現了“領導幹部在礦產資源、土地出讓、工程建設、房地產開發和選人用人等方面以權謀私”等詳細敘述。而在本輪巡視反饋中,用語更多地指向了細節。
  據《法制日報》記者統計,在本輪巡視反饋情況中,首次採用的表述達十餘個,如在通報四川的問題時,首提“靠山吃山”、“打乾親”;在通報浙江的問題時,首提“一家兩制”、“參教信教”、“參與群體性事件”;在通報黑龍江、江蘇的問題時,提出“權色交易”;在通報江蘇、河北、黑龍江、廣西等地問題時,提及“小圈子”;此外還有“能人腐敗(江蘇)”、“為情婦經商謀利提供方便(黑龍江)”、“山頭主義(河北)”、“玩風重(廣西)”、“架天線、搞勾兌(四川)”等新詞被提出。
  這些新詞常常指向同一問題。中央第六巡視組組長王正福在向河北省反饋巡視情況時指出,河北省一些黨組織和黨員幹部黨內政治生活不嚴格,個別領導幹部搞團團夥夥。無獨有偶,中央第一巡視組組長項宗西在反饋對廣西壯族自治區的巡視結果時也提到,一些領導幹部任人唯親、搞“小圈子”。第九巡視組組長杜德印向四川省反饋巡視情況時也提出,一些幹部通過“打乾親”、“打禮”等方式拉關係、熱衷拉關係、架“天線”、搞“勾兌”,跑官要官。
  “能人腐敗”是此次中央巡視反饋中尤為引人註目的一個新詞。中央第十二巡視組組長徐光春在對江蘇省的巡視反饋中指出,江蘇省基層權力尋租機會較多、空間較大,“能人腐敗”問題突出。徐光春說,要深刻總結“能人腐敗”的教訓,在選人用人上擺正“德”與“能”的關係,堅持把“德”放在首位,做到再能幹的人“德”不行堅決不用。
  早在2013年第一輪中央巡視工作啟動之時,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紀委書記、中央巡視工作領導小組組長王岐山就曾提醒巡視組,要切實肩負起發現問題的責任:“對重大問題應該發現而沒有發現就是失職,發現問題沒有客觀彙報就是瀆職,必鬚根據情況追究責任。”
  幾輪巡視結束之後,巡視組發現問題並敢於揭醜的態度已被專家學者們所認可。
  “十八大以來,我們的巡視無論在廣度、寬度上還是頻率上,都是前所未有的,但最大的亮點還在於問題意識,只查問題不講成績。”李永忠評價。
  《法制日報》記者梳理21份中央巡視組巡視情況反饋發現,大部分巡視組均點出了被巡視地方多個問題,其中遼寧、吉林、山東等10個地區被點出的問題在10個以上。
  另一個特點是,在談及問題時,巡視組在情況反饋中大多用詞嚴厲,毫無避諱。以山東省為例,在被點出的14個問題中,中央巡視組多次使用了“嚴重”、“突出”、“頻發”、“屢禁不止”等詞語。
  官商勾結成最大問題
  中央第五巡視組組長吉林在向浙江省反饋的巡視情況中指出,領導幹部“一家兩制”、利益輸送出現新的表現形式,手段隱蔽。
  “一家兩制”新詞一齣,立刻引起廣泛討論。
  國家行政學院教授竹立家告訴《法制日報》記者:“‘一家兩制’的提法在官方文件中尚屬第一次出現。按照民間的說法,‘一家兩制’指的是夫妻二人中,一人在行政機關或事業單位工作,另一人在民營公司從事管理工作。”
  竹立家分析,巡視組所提的“一家兩制”已經發生了一些變化,意思是丈夫當官或者妻子當官,另一半就在民營企業或者在一些大型合資企業工作,形成利益的相互輸送。比如說,當官的一方可以為自己另一半所在的企業提供“幫助”,在政策、審批、項目安排、投標招標等各方面開口子進行利益輸送。這比其他官商勾結形式更隱蔽。
  類似“一家兩制”這樣的隱蔽型官商勾結,在各地各單位情況反饋中被反覆提及。
  徐光春在對江蘇省的巡視反饋中提到,腐敗問題多層次、多領域、廣覆蓋,表現形式隱蔽化、智能化、多樣化;一些領導幹部與老闆之間保持相對穩定的關係圈子,進行封閉式權錢交易。
  巡視組在對四川省的反饋中指出,在一段時間內,一些領導幹部插手國有企業轉制、礦產水電土地資源出讓、工程建設和政府採購,教育、衛生、交通、國土資源等部門腐敗案件高發頻發,“靠山吃山”現象突出。
  巡視組在對上海的巡視反饋中也提到,少數領導幹部的配偶子女在其管轄範圍內經商辦企業,群眾對個別領導幹部的配偶子女倚仗其權力謀取巨額利益反映強烈。
  早在2013年第一輪中央巡視工作啟動時,王岐山就曾提出了巡視工作的“四個著力”,其中排在首位的就是“著力發現領導幹部是否存在權錢交易、以權謀私、貪污賄賂、腐化墮落等違紀違法問題”。
  此後進行的四輪巡視,結果都印證了此類問題的普遍性。
  中國政法大學副校長馬懷德認為,此類腐敗的根本原因是權力的不正當行使,缺乏有效監督制約。因此,加強對權力的監督和制約是反腐敗的重點,建立各級政府及其職能部門的權力清單制度,亮出權力家底和邊界,扎牢制度的籠子才是從源頭防腐的重要措施。
  竹立家則向《法制日報》記者表示,防止官商勾結、利益輸送,治根之策在於用人制度,如果用人過程中的腐敗現象比較嚴重的話,此類腐敗問題就很難得到有效根治。“所以,下一步要下定決心,在選人用人制度建設方面下功夫,真正從制度上堵住選人用人過程中的漏洞,用好的制度來選人”。
  (原標題:選人用人“德”字當先遏制“能人腐敗”)
創作者介紹

家庭

nz59nzgjq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